全国服务热线:400-8926-888
  • 工程案例
  • 加入我们
  • 招商加盟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联系方式
  • 在线留言
  • 新闻动态

    记---菲普森总经理罗球锐事迹

    2012-12-11   

           20年前,战友卷走他创业的20万元,并狠心抛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儿子逃亡天涯;20年后,备受良心煎熬的战友负罪归来。他能原谅这位曾在中越战场上舍命救自己的生死战友吗?被他抚养长大的两个孩子会接受他们的父亲吗?父子三人断裂了整整20年的亲情该如何修复? 

       
      胸怀宽容,拥抱负罪归来的生死战友 
       
      2010年3月22日,广东江门市菲普森(江门)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罗球锐刚从上海出差归来,保安就打来电话:“罗总,门口有一个50多岁、民工打扮的老头儿硬要见你,拦也拦不住。”罗球锐纳闷了,自己认识的人之中并没有家境十分困难的,这个老头儿会是谁呢? 
      不一会儿,保安领着来访者叩响了办公室的门。罗球锐抬头细细打量来人足足1分钟,不禁愣住了:眼前这个满脸沧桑的人不正是失踪了整整20年的赵洪民吗?“哥,这么多年你究竟去了哪里?”罗球锐疾步上前握着赵洪民的手:“当年,我还以为你被人劫财,遭遇了不测呢!” 
      “兄弟啊,哥……对不起你!”赵洪民颤抖着回握罗球锐的手,耷拉着头说:“我是来向你请罪的,要打要骂随你,就是你报警,哥也绝不会再跑了……” 
      原来,赵洪民和罗球锐曾是在中越边境同一个战壕里战斗的战友。1988年冬天,退伍3年的赵洪民写信说他所在的广西那坡县连年遭遇天灾,希望时任广东江门高路华集团销售经理的罗球锐帮忙联系一份工作。罗球锐二话没说,马上让赵洪民领着一家人来到江门,安排他在自己妻子开办的“家家畜旺”饲料批发公司负责采购和营销,并把赵洪民的妻子党秀芹介绍到附近一家养猪场打工。1990年初春,赵洪民带着公司20万元现金前往东北收购加工猪饲料的农作物。在火车上,他心绪颇不宁静:同是战友,罗球锐开公司、当经理,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像他这样过上体面富足的日子?看了看怀里装满钱的皮包,赵洪民心中陡然生出一个念头:何不用这20万元去搏一搏?他越想越兴奋,索性改道偷渡澳门,走进了葡京赌场。 
      孰料,一番豪赌下来,20万元竟被他输得精光。浑浑噩噩地走出赌场,赵洪民悔恨不迭。20万元巨债,让他有何颜面去面对一年多来待自己如同亲兄弟的罗球锐?当晚,他悄悄溜回江门,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妻儿,便仓皇逃离江门。随后,他隐姓埋名到山西运城私人煤矿打工。这20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饱受良心的煎熬,每当听到警笛呼啸,他都会禁不住心慌。2010年年初,他感到胃部隐隐作痛,怀疑自己得了胃癌。于是,他决定返回江门了却自己此生最大的心愿:求得罗球锐的原谅,看一看20年未见的两个儿子。 
      听完赵洪民的讲述,罗球锐蒙了。当年赵洪民突然失踪,尽管警方的结论是“卷款私逃”,但他怎么也不相信最亲密的战友会干出这样的事。 
      “兄弟,当年你收留了我全家,可我却鬼迷心窍,做出对不起你的事!”赵洪民“啪”地扇了自己一耳光,抬起头用恳求的眼神望着罗球锐:“兄弟,能不能看在咱们当年出生入死的情分上原谅哥?这样,我死也暝目了!” 
      赵洪民的一番话,将罗球锐的记忆拉入27年前中越边境硝烟弥漫的战场。1983年初春的一天,21岁的罗球锐接到上级命令,护送一名腿部负伤的战友下山。冒着枪林弹雨,他和赵洪民抬着担架穿行于蒿草齐胸的下山小道。突然,_颗炮弹从前方呼啸而来,眼看就要落在他们身边,危急时刻,赵洪民一把将伤员推向旁边的水沟,而后一个猛扑将罗球锐紧紧护在身下。硝烟散尽后,罗球锐发现自己和伤员安然无恙,而赵洪民的左腿却被弹片击由…… 
      回想当年赵洪民舍命相救的壮举,罗球锐胸中激荡着无尽的感激之情。看到昔日的救命恩人被良心煎熬折磨得苍老而憔悴,怜悯和宽容很快淹没了他心中的愤恨。 
      “哥,要不是你当年救了我,怎会有今天的我?”罗球锐微笑着拍着赵洪民的手:“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今后,咱们还是兄弟!” 
      赵洪民的眼圈红了,他紧紧握着罗球锐的手,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沉默片刻,他小心翼翼地问:“不知我的两个儿子云风和云磊……现在怎么样了?当年我离开时,云风7岁,云磊才5岁。这20年来,我一想到他们,心里就愧得慌!” 
      “两个小子能干着呢!云风本科毕业,云磊读的是高级职业技术学校,如今都在我的公司上班,是我的左膀右臂。”罗球锐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我这就打电话,让他们来见你。” 
      赵洪民的心紧张得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兄弟俩肯见自己这个狠心将他们弃之不顾的父亲吗? 
       
      冷漠对峙,断裂20年的父子亲情怎修复 
       
      果然,接到罗球锐的电话后,赵云风和赵云磊兄弟俩拒不见父亲。“哥,毕竟20年了,你要给他们一点时间。要不我把他们的地址给你,你去看看他们?”罗球锐劝慰道。赵洪民露出一丝凄楚的苦笑:“不怪他们,只怪我自己……” 
      傍晚,赵洪民买了两个儿子小时候最爱吃的油炸麻花,来到了兄弟俩的住处。站在门外,他刚要敲门,屋呈忽然传来激烈的说话声:“哥,他当年卷走了罗叔叔的钱,还抛弃了我们,这样的父亲我们坚决不能认!”赵洪民迟疑地举起手,半晌才叩响房门。门打开的瞬间,时间仿佛凝固了。赵洪民和大儿子赵云风都用惊异而陌生的目光打量着对方,咫尺之间,仿佛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你是……云风吧?”赵洪民定定地望着大儿子,捧着麻花的手直发抖:“云风,爸来看你和云磊了。爸对不起你们和你们的罗叔叔,爸求你们原谅!” 
      “你现在才知道错了,当初干什么去了?你知不知道你把罗叔叔害得有多惨?”小儿子赵云磊从里屋;中出来,一把抢过赵洪民手里的麻花,扔到门外,决绝地说:“你走吧,我们没有你这样无情无义的父亲!” 
      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愣怔片刻,赵洪民俯下身默默地捡起散落一地的麻花,消失在暮色中。门外是父亲远去的脚步声,屋内的赵云风和赵云磊却相顾无言,心里五味杂陈…… 
      20年前,父亲离家出走两个月后的一天清晨,兄弟俩从睡梦中醒来时,妈妈党秀芹也悄无声息地走了。那天,在猪场简陋的屋子里,兄弟俩依偎在一起失声痛哭。哭累了,哭饿了,赵云风端出一碗剩饭给弟弟吃,谁知一不小心被绊倒在地,手掌被白瓷碗的碎片划得鲜血淋漓。就在兄弟俩号啕大哭时,罗叔叔来了,他心疼地对云风说:“咋不小心点,快跟叔叔去医院!”在医院包扎好伤口,罗叔叔又带他们去了饭馆。饭后,云风拉着弟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罗叔叔,爸爸妈妈不要云风和云磊了,你要我们吧,我们一定听你的话!”罗叔叔扶起他们,疼惜地抚摸着他们的头,说:“好孩子,别哭,叔叔收下你们俩!”那时,失去了20万元创业资金的罗叔叔处境很艰难,但他还是将兄弟俩分别送进小学和幼儿园读书。2005年,云风考入西安一所大学,刚创办菲尔普森(江门)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的罗叔叔从百忙中挤出时间送他入学,亲手帮他铺床叠被。2009年7月,云风与就读高级职业技术学校的弟弟同时毕业后,一头扎进罗叔叔公司的生产第一线。 
        20年里,他们甚至已经淡去了对父亲的记忆,将罗叔叔当成了亲爸爸。 
      当晚,‘躺在公司保安宿舍的床上,赵洪民失神地望着。漆黑的窗外,一宿未眠。次日清晨,罗球锐对他说:“哥,我马上要去天津出差,你就在这住几天,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赵洪民点点头。早饭后,他顾不得胃部不适,在公司打扫卫生、当搬运工,希冀再次看见两个儿子的身影。可云风和云磊总是回避他。 
      一天中午,赵洪民正在食堂埋头吃饭,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信封。他抬起头来,看见的却是云风冰冷的背影。直到大儿子消失在食堂门口,他才忐忑地打开信封:“请你离开江门,别赖在这儿。我们兄弟俩不会认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父亲!如果你一定要留下,我们就离开罗叔叔的公司,我们不想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我们有这样一个父亲……”看罢信,赵洪民恍然觉得嘴里的饭就像一颗颗粗粝的石子,卡在喉咙里,任凭他憋得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也无法下咽…… 
      4月12日,罗球锐从天津出差归来。赵洪民提着一袋现金来到他办公室:“兄弟,这是我这些年打工攒下的8万元,你收下。我决定离开这里,到别的地方赚钱还你……” 
      “哥,你就不想跟两个儿子生活在一起吗?”罗球锐递上一支烟并替赵洪民点燃。赵洪民哆嗦着吸了一口烟,喟然长叹一声:“我继续留在你这里,让两个孩子不好做人!”看着赵洪民黯然神伤的样子,罗球锐心里沉甸甸的。他拍了拍赵洪民的肩膀:“哥,你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想方设法让你们父子相认!”赵洪民半信半疑地点点头。 
       
      千里寻孝,父子四人重续亲情 
       
      4月22日清晨,罗球锐把云风和云磊叫到办公室:“今天下午,你们兄弟俩跟我去山东滕州市出一趟差。”兄弟俩一时摸不着头脑:他们是公司技术骨干,从没离开过公司,罗叔叔怎么突然要带他们出差?上火车后,罗球锐将两本《弟子规》交给云风和云磊。兄弟俩面面相觑,更加糊涂了:又是出差,又是送《弟子规》,罗叔叔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呀? 
      几天后,罗球锐带着兄弟俩在滕州市下了火车又坐上出租车。“罗叔叔,我们到底要去哪儿呀?”看着车子越行越偏远,兄弟俩纳闷地问。罗球锐笑道:“到时你们就知道了。”车子在张汪镇大宗村停了下来,兄弟俩抬眼望去,村口墙上到处写着“百善孝为先,孝为德之本”“大慈大孝,正人正德”等标语。走进村子,他们看到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轮椅上被儿子推着沐浴在金色的夕阳中,脸上洋溢着幸福、恬静的微笑。兄弟俩隐隐明白罗叔叔为什么要带他们来这座小村庄了…… 
      原来,罗球锐在天津出差的日子里,无意间听说山东滕州大宗村村支书、大宗集团董事长宗成乐运用孝道,将滕州市张汪镇大宗村打造成了拥有数十亿优质资产的“鲁南第一村”。这时,他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既然孝道文化可以改变一个村庄,为何就不能修补亲情呢?于是,他“别有用心”地带着兄弟俩踏上了寻孝之旅。 
      返回途中_,罗球锐拍拍兄弟俩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大概你们已经猜到叔叔的用意了吧?今后,咱们公司也要开展孝道文化,希望你们能给员工们带个头。云风、云磊,做人要学会宽容,你们的爸爸当年一时糊涂干出傻事,如今我都原谅了他,作为他的亲生儿子,你们更应该原谅他。毕竟,你们的血管里淌着他的血啊!”说罢,罗球锐拿出《弟子规》,缓缓念道:“亲爱我,孝何难,亲憎我,孝方贤……”在罗球锐的朗读声中,兄弟俩沉默了,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田野和村庄,他们的眼前不由得浮现出苍老的父亲在暮色中的孤独背影…… 
      4月27日,回到江门后,罗球锐来到赵云风的住处,对兄弟俩说:“你们的爸爸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些年。我也一直把你们当做亲生儿子看,我们四个人是特殊的一家人,今天就在一起吃顿团圆饭吧!”兄弟俩默默地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后,赵洪民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刚进门,他竞“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弄得两个儿子手足无措。罗球锐也惊呆了:“云风、云磊,赶紧把你爸扶起来!天底下只有儿子跪老子,哪有老子跪儿子的?”兄弟俩忙不迭扶起父亲后,罗球锐走到赵洪民身后,揭开赵洪民后背的衣服,问兄弟俩:“你俩还记得你爸后背这些伤是怎么来的吗?” 
      云风重重地点了点头。那还是来广东的第二年冬天,他不小心引燃了厨房的干柴,就在他和弟弟惊慌失措时,父亲大声呼喊着他们的名字,不顾一切地冲进熊熊火海去救他们,致使自己后背、屁股及后腿被严重烧伤。 
      “云风、云磊,”罗球锐指着赵洪民后背的伤疤,哽咽道,“27年前,在战场上你们的爸爸舍命救我;21年前,他冲进火海救你们兄弟俩,落下一身的伤疤。虽然这20年你爸爸犯了错,但他毕竟对你们兄弟俩有再生之爱,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原谅他?难道你们就愿意看着他孤苦一生?” 
      望着父亲背上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疤,兄弟俩的眼眶湿润了,不约而同来到赵洪民面前“咚”的一声跪下:“爸!”“云风、云磊,爸对不起你们……”父子三人滚烫的泪水,消融了冰冻长达20年的父子亲情。目睹这一幕,罗球锐欣慰地笑了。 
      第二天,兄弟俩搀扶着父亲去了医院。检查得知,赵洪民并未得胃癌,只是打工期间长期饮食不规律引发了胃病。悬在父子三人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此后,父子三人一同留在了罗球锐的公司。2010年10月,赵洪民终于打听到妻子党秀芹的下落。当年,妻子丢下两个儿子改嫁山东,后来因患尿毒症病逝。当晚,赵洪民抽着烟一直坐到天明。 
      2011年2月2日,大年三十。罗球锐让妻子做了一大桌菜,他将赵洪民父子三人请到家里,一一斟满酒:“哥,云风、云磊,20年后的今天,我们四人终于又走到一起。来,为我们这份难得的父子情谊干杯!”“爸,祝你身体健康!”“也祝愿罗叔叔的公司越来越红火!”云风、云磊兄弟俩献上新年祝词。 

          赵洪民冲罗球锐感激地一笑,然后看了看两个儿子,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一股暖流瞬间涌遍他的全身……。 


    空气能乐虎国际登录十大品牌--菲普森(江门)电器制造有限公司提供:空气能乐虎国际登录净水器空气能空气能节能补贴